饕餮的小娘子

文笔差···画技差···我就是个废人。怎么?姑娘有兴趣,那在下便奉陪吧!

我真是优秀啊……
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有魄力O_o(大概是因为作为校霸他“爸爸”的威严吧…),我终于对我的同学下手了,我才知道他们承受能力这么好,微笑着看完了关于自己的同人文,甚至有一个很过分的家伙让我写他自己×自己的同人。dnjdhfjajdbdjwjsjdjdqse*ft&hilo.k&u#ht!fe*sq/我他妈的……!

鵸鵌
#
又东二百里,曰丑阳之山,其上多椆椐。有鸟焉,其状如乌而赤足,名曰鵸鵌,可以御火。

穷奇
#
穷奇状如虎,有翼,食人从首始。所食被发。在蜪犬北。一曰从足。

九尾狐
#
又东三百里,曰青丘之山,其阳多玉,其阴多青雘。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尾,其音如婴儿,能食人,食者不蛊。

蛊雕
#
又东五百里,曰鹿吴之山,上无草木,多金石。泽更之水出焉,而南流注于滂水。水有兽焉,名曰蛊雕,其状如雕而有角,其音如婴儿之音,是食人。

bed of roses

亲爱的。
嗯?
如果有一天我…
怎么了?
英年早逝。
不会的。
先听我说完。
好吧…
如果有一天我英年早逝,请将我埋葬在绸缎里,将我的身体放在玫瑰床上,黎明时分将我沉浸在河流里,伴着爱情的歌,将我送走。
亲爱的,我爱你!
我也爱你!
#
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!
I love you!
#
冷静自持有风度的男人爱着他那个天真烂漫爱幻想的太太,不得不说他们很幸福,虽然已白发苍苍。

【今天的被被依旧很丧】

啊……真是的。
不知道为什么山姥切这么丧。
今天的被被依旧缩在被被里自说自话自暴自弃。
你怪叫一声“嗷呜~”扑上去拽他的脏兮兮的勉强看得出是块白布的白布。结果可想而知,怎么可能拽的动嘛!
“啊!被被大宝贝!别老是闷闷的啦!来,笑一个嘛!”
你强硬的掰过他的脸,用双手捧着。
抽着嘴角看着山姥切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。
“果然……因为是仿品,所以连让主上开心的都做不到吧……”
“不不不不不!不是的啊!被被在我心里可是世上最可爱最漂亮的!才不是什么仿品呢!”
但山姥切好似自动屏蔽了外界一般,依旧自顾自念叨着。
“我这是个仿品罢了,主上不用安慰我的,这样就好了……”
唇上温热的触感让山姥切愣了一愣,随即脸腾的就红了。双手搂紧了他的脖子。你的唇停留了几秒才离开他的唇,继而缓缓开口。
“这样,明白了吗?”
“明……明白了。”
#
哈哈哈哈哈
我觉得我可能疯掉了
太好玩了
@磨刀霍霍向爹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