饕餮的小娘子

文笔差···画技差···我就是个废人。怎么?姑娘有兴趣,那在下便奉陪吧!

bed of roses

亲爱的。
嗯?
如果有一天我…
怎么了?
英年早逝。
不会的。
先听我说完。
好吧…
如果有一天我英年早逝,请将我埋葬在绸缎里,将我的身体放在玫瑰床上,黎明时分将我沉浸在河流里,伴着爱情的歌,将我送走。
亲爱的,我爱你!
我也爱你!
#
La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!
I love you!
#
冷静自持有风度的男人爱着他那个天真烂漫爱幻想的太太,不得不说他们很幸福,虽然已白发苍苍。

【今天的被被依旧很丧】

啊……真是的。
不知道为什么山姥切这么丧。
今天的被被依旧缩在被被里自说自话自暴自弃。
你怪叫一声“嗷呜~”扑上去拽他的脏兮兮的勉强看得出是块白布的白布。结果可想而知,怎么可能拽的动嘛!
“啊!被被大宝贝!别老是闷闷的啦!来,笑一个嘛!”
你强硬的掰过他的脸,用双手捧着。
抽着嘴角看着山姥切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。
“果然……因为是仿品,所以连让主上开心的都做不到吧……”
“不不不不不!不是的啊!被被在我心里可是世上最可爱最漂亮的!才不是什么仿品呢!”
但山姥切好似自动屏蔽了外界一般,依旧自顾自念叨着。
“我这是个仿品罢了,主上不用安慰我的,这样就好了……”
唇上温热的触感让山姥切愣了一愣,随即脸腾的就红了。双手搂紧了他的脖子。你的唇停留了几秒才离开他的唇,继而缓缓开口。
“这样,明白了吗?”
“明……明白了。”
#
哈哈哈哈哈
我觉得我可能疯掉了
太好玩了
@磨刀霍霍向爹娘

巍澜【这不是有你嘛】

“你看看你,把自己照顾成什么样子!”
看着猪窝一样的房间,沈巍皱眉。
“这不是有你嘛!”
#
哈哈哈哈哈
这对真的好玩

巍澜【想你了啊】

“所以这和你赖在我的办公室有什么关系吗?”
“有……当然有!天大的关系!”
“嗯?说来听听。”
“想你了啊!”
#
哈哈哈哈哈
想玩这一对很久了

我的天呐!我到底写了什么!

终于完了!哈哈哈哈哈哈哈~我卡了好久的肉!

裘医
【不乖的小医生是要受到惩罚的.中】
肉?
不存在的!
裤子都脱了就给我看这个系列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~
这篇文必须艾特群里的小伙伴。
@古筝骨琴  @三城木  @华罗姬  @老板来瓶伏特加!  @雪°  @厂佬很暴躁  @咖啡CoCo(水母君)

裘医【不乖的小医生是要受到惩罚的.上】

这篇文很骚,谨慎观看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~
#
自从小医生看了古筝骨琴太太的文……
“她变了。”园丁是这么说的。
“变骚了!”园丁又补了一刀。
……

“裘克~”
看着像自己飞奔而来的小医生。裘克浑身一抖,转身拔腿就跑。小医生在他后面穷追不舍。
“宝贝儿~别跑啊!”
裘克跑得更快了。
“来嘛~我们来气球play~别跑呀!椅子也可以哦~”
“麻麻救命!”
……
“哈哈哈哈哈!裘克!没想到你有今天!”鹿头无情嘲笑
“你个监管者怕一个求生这干嘛!”蜘蛛小姐姐无奈开口。
“……”厂长沉默
“……”杰克沉默
“……”红蝶沉默
“……”裘克沉默
“没……
我只是觉得……
她好麻烦……”
……
众监管者突然笑了。
“不乖的小医生……
可是要受罚的哦~”
……
“啊哈~裘克!”
又遇上那个麻烦的医生了呢。
还是不想和她纠缠呐。
淡定的转身。
医生跑上前绕着裘克转圈。
“裘克——裘克~你看我今天的小草莓装~”
裘克皱眉,仿佛在思索什么。
小医生终于忍不住了,她拽了拽裘克的袖子。
“喂~
裘克……
你是不是特别烦我啊……”
裘克的眉头撇的更深了,虽然小医生看不见,但是能感觉到。没想到,裘克拿开了自己的面具,对着她淡淡勾了勾嘴角。
“怎么会呢~可爱的小草莓。你不是想玩吗?好啊……”
小医生呆住了,而且……并没有看见裘克隐晦的笑。
等神识回到自己脑中,发现自己坐在圣心医院大楼中的病床上。
#
疯狂艾特 @古筝骨琴
哈哈哈哈
我被你带骚了
哈哈哈哈哈
笑死

预告

庄园惊现求生者追逐监管者。
究竟是道德的沦丧,还是人性的泯灭。
“宝贝儿~来嘛~我们来气球play嘛~别跑呀!椅子也可以哦~”
“麻麻救命!”
嘿嘿~
尽请期待~